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太极流派 >
绘画流派“浙派”:艺术品市场上的潜力股
时间:2018-10-27 02:0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是逗比我比你逗 点击:

  “浙派”作为中国绘画史上的一大流派,前承唐宋,后接明清,承上启下,具有不容忽视的艺术价值。对“浙派”作一个简明的梳理,了解其缘起、发展的基本脉络及其风格的形成,以及市场行情的定位与走向,对于当今繁荣发达的书画市场而言,是大有裨益的。

  一、“浙派”的渊源及历史影响

  旧时钱塘(今浙江杭州),为南宋都城所在,这一地域的绘画形式深受两宋院体传统的影响,在风格上趋向内敛深致。戴进和吴伟,乃擎大旗者,开一代“浙派”先风。

  “浙派”从产生、发展直至衰微,将近300年,其与当时的明代宫廷绘画(院体画派)相融相恃。自宣德至正德年间,两派以双雄并峙之势,为当时中国绘画画坛的主流。明中以降,“浙派”频遭文人批评家贬抑,渐呈式微之势,最终为“吴门画派”取代。

  但是,浙派的产生对吴门画派及之后的江夏派、武林派、金陵派、扬州画派、海派乃至日本、朝鲜的绘画均有深远的影响。如,金陵八家中樊圻、吴宏劲峭凌厉的笔法;扬州八怪中黄慎、高凤翰挥洒奇肆的意兴;岭南苏六朋的人物画格致,以及海派任伯年和吴昌硕对浙派“兰叶描”的继承,都可以看出“浙派”的影响。

  二、潜力较大的“浙派三大家”

  戴进、吴伟、蓝瑛为“浙派三大家”。

  宣德至洪武年间,宣宗朱瞻基雅好诗文书画,广征民间高手入宫,明代院体绘画一时极盛。

  戴进作为“浙派”的开山鼻祖,画艺精湛,才气过人,从学者甚众。董其昌评其“国朝画史以戴文进为大家”。其作品风格多元,流传于民间的较少,大多藏于国内外各大博物馆内。据某网站统计,其作品从1996年至2008年仅成交了40件,总成交额为8,860,795元,现在来看,作为“浙派”的一代国手,价位还是相当低的,有极大的上涨空间。

  相比之下,吴伟的作品流传较多,在拍卖市场上出现频率也较高。明孝宗曾赐予他“画状元”的称号。不少人追随其后,建立起“浙派”的支流——以民间职业画家为主体的“江夏派”。2011年河北春季书画拍卖会上,吴伟的一件人物画以1100万人民币成交。

  晚明之际儒生唱和,东林、复社特出,士风旷浪,受此影响,绘画风格亦趋于恣肆放逸。蓝瑛所创“武林画派”,同为“浙派”分支,但画风却大相径庭,属于“松江派”,蕴蓄隽雅,颇具文气。其作品价格较高,且数量丰富,几乎每年重要的拍卖会都有不俗表现,2010年西泠秋拍会上,其作品《四季山水》以2856万元成交。另外,郭诩的绘画作品也时常出现在拍卖场上。

  除上述画家以外,浙派画家还有边文进、谢环、周文靖、林良、吕纪、李在、马轼、倪端、商喜、孙隆、石锐、吕文英、王谔、钟礼、朱端、张路、蒋嵩等人。

  三、声名鹊起的“新浙派”

  “新浙派”,指的是中国20世纪50年代以来活跃在浙江地区的一些画家共同形成的一个绘画流派。

  “新浙派”的产生和潘天寿先生提出的强调传统,以书法为基础的理念,以及解放后江丰、莫朴等画家强调要深入生活,改造中国画的理念分不开。代表人物有潘天寿、黄宾虹、陆俨少、吴茀之等,其后有诸乐三、陆维钊、顾坤伯、陆抑非、李震坚、周昌谷、方增先、宋忠元、顾生岳、卢坤峰、吴永良、童中焘、刘国辉、吴山明、冯远等,再者就是活跃在当今画坛上的五六十乃至70年代的浙派新生代画家,多以中国美院为中心,继往开来,风貌纷呈,他们更具有当代意识,已与传统意义上的浙派拉开了较大的距离,在继承中开拓创新,在当代中国画坛上独树一帜。

  四、“新浙派”风貌及市场分析

  潘天寿、黄宾虹、陆俨少、吴茀之等老一辈优秀的画家都曾执教于浙江美术学院(现中国美术学院),主持中国画教学。“20世纪四大家”中有两位(潘天寿、黄宾虹)出自该院,吴昌硕也与浙派渊源匪浅。2000年中国书画拍卖价格排行榜的前十名中,浙派书画就占了半壁江山。浙派画家作品受青睐的最根本原因在于其强调笔墨精神,放笔直取的艺术魅力和浸染着江南一带的人文精神。

  潘天寿,精通诗、书、画、印,擅长写意花鸟和山水,多以鹰、荷、松等题材入画,绘画风格一味霸悍,远师徐渭、八大、吴昌硕等,取诸家之长而能自成一格。他将“骨法用笔”推到了“登峰造极”的地步,画面结构于险中求稳,形简意远,气势磅礴,寓奇崛于雄浑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