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太极流派 > 陈氏 >
太极双英灭劫匪
时间:2017-07-24 22:28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
  解放前,温县县东一带,逢年过节,经常唱出戏,名叫《大天王、二天王双英破敌》。戏里的大天王、二天王便是陈家沟陈氏第十一世、太极拳第三代传人陈恂如、陈申如。
 
  恂如、申如乃陈所乐的孪生子,是太极拳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,年未弱冠而武功精湛。戏中唱的便是他二人幼年见义勇为、以高超武功斗群匪解邻村北平皋之围的故事。故事得从康熙年间一年的腊月二十三日说起。
 
  腊月二十三日,本是民间过小年的日子。谁知这一年,天不作美,二十三日一早,便飘飘扬扬下起一场大雪来。
 
  就在半后晌人们开始打发灶爷上天的时候,一场塌天大祸随着飞舞的雪花降到了离陈家沟数里的北平皋村。
 
  这北平皋,位于温县、武陟二县交界处,古名邢丘,乃战国时期晋悼公大会诸侯之地。西汉王朝建立后,汉高祖封项伯的儿子为平皋侯于此地,才更名平皋,因有南北二村,此村居北,故名北平皋。被列为温县八景之一的“平皋夜雨”就在此村。此村周围,有高大的城墙,是古代的兵家必争之地。
 
  且说这天半后晌,一伙不知从哪里来的强盗,拥进了村。领头的两个强盗,一个生得个子短小,身体灵便,左边脸上一条伤疤,从眼角直扯到右嘴角,使他那难看的相貌更加瘆人,自称外号“飞天蜈蚣”,名叫李江;一个田字个,满脸横肉,两只眼里闪着凶光,自称长翅毒蝎李河。
 
  这伙强盗一进村,立即分派人手,守住了各个寨门,然后大呼小叫,让村里人准备宴席,说要在这里过小年;并扬言要各家各户长女少妇,都要梳装打扮,明早聚在一起,以供挑选;准备金银细软,也于明早交清。谁要抗拒,就要把全家杀个鸡犬不留。
 
  此话一传出,北平皋村立时陷入混乱,男女老幼,哭喊连天。
 
  众强盗直闹到暮色四合时分,这才偃旗息鼓。除四下把守寨门的强盗外,其余的都拥入村子中间的祠堂里,吆五喝六,大吃大喝起来。村中的父老和年轻人也趁此机会,聚到王家,商议解救乡亲们的办法。
 
  这王家,户主名叫王遴,是村中首富,平日为人乐善好施,谦恭多智,和睦乡邻,热心公事。因此,村中谁家有了急难之事,多愿找他商量。谁知这天聚到王家,商量来商量去,人多嘴杂,各抒己见,半天却拿不出一个像样的主意来。
 
  就在这火要上房、水要翻船的时候,门口黑影中却传来一个低沉、清晰而又带着羞羞答答的声音:“俺有个法儿,不知管用不管用?”
 
  众人闻言,抬头望去,见是一个少妇,原来是王家的过门没多少天的儿媳妇陈氏。
 
  一听说她有主意,屋里人立时静了下来。
 
  陈氏说:“俺娘家陈家沟,本来练武的人很多,自从王廷爷爷创编了太极拳以后,学武的风气更盛了。我想去娘家请人来,杀退这伙强盗。”
 
  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,但又担心她身体单薄,风大雪猛受不了,又怕遇见了把守寨门的强盗出不去,一时都楞住了。
 
  陈氏却不慌不忙地说:“俺虽从小学针线活,但看王廷爷爷和父亲教两个兄弟练武,也学了几手。真要遇见三两个强盗,我也有法子脱身。只是得请村中几个老人家,到祠堂里劝酒劝菜,稳住这伙强盗。再叫人通知乡亲们不要惊慌,以免俺还没有回来,乡亲们受害!”
 
  众人这才知道她有武功在身,放下了心。连声说好,按陈氏说的办法,分头准备去了。
 
  陈氏脱去长衣服,换了一身短打扮,抓起一根齐眉棍,冒着风雪,从西寨墙一个倒塌的豁口中跳出去,飞身纵过寨壕,直奔陈家沟。
 
  陈氏的娘家父亲陈所乐听说了情况,和村中几个老年人商量一下,觉得北平皋来的这伙强盗,并非江湖一流好手,不必大动干戈,让自己的双生儿子恂如、申如两个前去即可。他两个虽说只有十五岁,但就其武功而言,对付这些不知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强盗,绰绰有余。于是,他叫来了正在练拳的恂如、申如,命他二人前去解救北平皋的父老乡亲。
 
  恂如、申如二人一听父亲派他们去杀强盗,高兴得连蹦带跳,各自提了口单刀,和姐姐一起,出门便走。
 
  路上,陈氏按照爹爹的嘱咐,故意放慢脚步,和两个兄弟一边走一边商量计策。待等商量已定,姐弟三人才放开了脚步。来到北平皋村,姐弟三人见强盗仍未发现寨墙上的豁口,便从那里进了村子。
 
  陈氏在前带路,姐弟三人顺着胡同拐弯抹角来到了祠堂的后墙外。
 
  陈氏嘱咐两个兄弟说:“你们一定不要性急,按咱路上商量的办法办,等我把几个陪酒老人叫出来,再进去动手,以免误伤。”
 
  恂如、申如连声答应。
 
  陈氏将手中的齐眉棍在雪地上虚点了一下,飞身上了祠堂后墙,跳进祠堂里边。
 
  恂如、申如等了一会儿,也纵身上房,穿房越脊,来到了大厅旁的厢房顶上,只见大厅中灯火通红,众强盗正在吆五喝六,猜拳行令,但脚下的厢房中,却不时传来低低的哭泣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