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太极视频 >
太极拳的风靡史:民国年间北京的太极拳
时间:2018-10-09 21:0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不欠錢的賬本 点击:

(原标题:民国年间北京的太极拳)

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时尚,士农工商各有生活的关注点与兴奋点,各自不同的时髦。与今人的“消费”不同,民国时期的人们,特别是文人士大夫,主要消费两样东西:一是皮簧戏,即今之京剧;二则是太极拳。

太极拳的风靡史:民国年间北京的太极拳

1929年,浙江省国术馆在杭州成立,邀请了在当时国术界享有盛誉的56位名家莅临观礼,并为后世留下珍贵的“浙江省国术馆欢宴国术名家之摄影”一帧。使得今人得见孙禄堂、杨澄甫、李景林、杜心武、吴鉴泉、刘百川等国术名家的“庐山真面目”。

太极拳的风靡史:民国年间北京的太极拳

1933年吴式太极同门合影(前右2为王茂斋、右3为郭松亭、右1为赵铁庵)

“太极十三式拳法,自有清咸同之间始著称于世,学者甚众。迄清之末叶,京兆许禹生先生首倡于故都,稍得文人士大夫之重视。三十年来流传遍海内,非当时初料所及也。”这是1912年首创北京体育研究社的许禹生之弟子王新午于所著《太极拳法阐宗·自序》(1937)中的话。

北京体育研究社设址于西单牌楼北西斜街5号,以“研究体育,振兴尚武精神”为宗旨,是北京最早的民间武术传播机构。此后数年,北京体育讲习所又开办。一时武术名流如杨少侯、杨澄甫、吴鉴泉、纪子修、刘彩臣、刘恩绶、姜殿臣、孙禄堂等均麇集于此授艺,影响日著。忽一日,北京体育研究社的平静被打乱了。有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的机要秘书宋书铭,自云乃明代武当派宋远桥第十七代孙,精易理,善“三世七”太极拳,竟然令体育社名手们一一败北。七十老叟宋书铭与许禹生、吴鉴泉、纪子修、刘恩绶、刘彩臣、姜殿臣等推手,竟使诸人“皆随其所指而跌,奔腾其腕下,莫能自持。其最妙者,宋氏一举手,辄顺其腕与肩,掷至后方寻丈以外。”(《太极拳法阐宗》)

当年这一幕历史情景,倏然间已穿越了一百年。如今,太极拳之花不仅开遍京城,开遍全国,也逐渐开遍五洲四海,这恐怕更是“非当时初料所及也”。

如今,太极拳日渐走出国门,可要知道,在一百多年前的咸丰年间,几乎还没几个人知道太极拳的大名。让太极拳名满天下的首功应当记在一个河北永年人的名下,他名叫杨露禅(蝉)(1799-1872),杨露禅带着二子班侯(1837-1892)、三子健侯(1839-1917)来到北京,据说先在西郊张家酱园教拳,后来又到端王府教拳。杨露禅有“杨无敌”之誉,有关其神化拳功的传说不少。清末时期,他也是制造武功传奇的大师之一,在民间他与形意拳河北派大师郭云深(1820-1900)、八卦掌开山祖师董海川(1797-1882)有较武比技的传说故事,遮蔽于历史的迷雾,人们似乎是信其有而不愿信其无的。武林本即是江湖,而在清末民初社稷风雨的飘摇时代,中华武术凝聚着的华夏民族精神,便幽幽地弥散在街谈巷议的武侠故事中了。

民国时期的北京城武术家云集,而仅就精于太极拳者言,便有杨式一门的杨健侯、杨少侯(1862-1930)、杨澄甫(1883-1936)、崔毅士(1890-1970)、王矫宇(生卒年不详)等。关于杨家,陈微明曾有评语“深沉不露,尤善养气,绝无争雄竞长之心”(《太极拳名人轶事》)。

据说杨露禅是由其同乡拳友武禹襄(1812-1880)次兄汝清荐于北京教拳的。但又有一说杨露禅是先在西郊张家酱菜园教拳,因较技赢了原张家中的武师而为东家欣赏,后在一次宴会上显露功夫,被端王看中,于是开始同时在张家与端王府教拳。无论如何,杨式拳经三代人的打创,在北京城是闻名遐迩了。尤其是凌厉勇武的班侯和少侯,打出了杨家一片天。由于露禅“三下陈家沟”向“牌位大王”陈式太极名家陈长兴学拳的故事早已是家喻户晓,再经影视作品的渲染,今人无不听说过这位太极拳大师。但笔者想说的是,不要过于相信文艺作品的演绎,历史真实有时也许会让人觉得平淡无味。总之,露禅从陈家沟学得了拳,但他所传的杨式与陈式可是大有不同。有人认为杨家教拳内外有别……不管怎样,“谁知豫北陈家技,却赖冀南杨家传”(杨敞诗句),露禅第一代,班侯、健侯第二代,少侯、澄甫第三代的家传嫡系,真正是一时辉煌。那也正是皮簧戏受人追捧的时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