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太极视频 >
吴诚真:心中已经没有性别
时间:2019-02-11 07:53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過分的虛僞 点击:

很小就决定要追求道教的世界

 

网易新闻:吴诚真道长,欢迎您来到“网易新闻另一面”的访谈间,您近日成为中国道教首位女方丈,网友们都非常关心“女性”这一点。我想问问,您个人第一次对道教感兴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

吴诚真:对道教感兴趣要从我的生长环境说起,我生长在一个多种文化、多种信仰的大家族,家里在文革时代还保留了很多很多书,有基督教的、有佛教的、也道教的,当然也有儒家的。很小我就知道,我选择了道教,我必须要往前走,我要去追求神仙的境界,我是一个中国人,我爱我的民族、爱中华、爱我们的文化,而且我要为弘扬道教文化献出自己的微薄力量。

网易新闻:你下这个决心时多大年龄?

吴诚真:76年、77年吧,不到20岁。

网易新闻:您第一次参加高考,父亲劝说您参加考试,但为什么您放弃了?

吴诚真:我看了达摩祖师的故事,我就是立下了为道教奉献、修道的理想,那时候比较单纯:何仙姑也是练的,修成了神仙。但你我父亲希望我成个家,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,我说我不去,我要在天上,哪怕扫厕所我也愿意去天上。

网易新闻:你家人赞成吗?

吴诚真:他们不赞成,他们内心里可能赞成,因为他们也都有信仰,但他们表面上还是给我磨难,拿着东西撵我、打我,让我谈朋友,我们那里的书记后来就做父亲的工作,说现在是新社会,你要尊重她的选择。

 

父亲把嫁妆都准备好了

 

网易新闻:您第一次去长春观是在什么时候?

吴诚真:1980年。

网易新闻:当时23岁吧?

吴诚真:是的。我自己的二姐她没有出嫁,她大我16岁,也有信仰,她在文革时偷偷地信,不敢张扬,她拜了一个师傅,知道了长春观,所以就把我带到了长春观。我一来到长春观就觉得这里是我的家,不光是我精神信仰的家,也是我生活的家,后来就不停地往那边跑。

网易新闻:23岁正是一个女孩子的黄金年龄,听说您那个时候长得特别俊俏,想问问那时候有没有男孩子追你呢?

吴诚真:这个事情,你不去在意它,不去理它就没事。我们不说能说能写吧,反正也是受了一点教育的,这样的事情肯定有,但我不去理会,就没有什么事。

网易新闻:你爸有没有让你去相亲?

吴诚真:我父亲做我的工作,那时候我们也小,常常冒犯他,但我不愿意,父亲也没办法。

网易新闻:你父亲当时是怎样做你的工作的?

吴诚真:因为我是最小的,父母年龄大了,他们总希望我有个生活上的归属,他们就放心了,他们甚至还把一些出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,放在屋里。不过毕竟老人家都是读书的人,最后肯定还是会尊重我的。

网易新闻:嫁妆都给你买好了。

诚真:嫁妆都买好了,但那个时候我很坚持,我出家时去长春观带了2000多块钱,你想想那是什么概念,我们庙里的人都知道。

网易新闻:我看您对神特别神往,相比1984年刚入观时,您觉得您在追求的道路上前进了多少?什么时候才能靠近“神”这个您追求的目标?

吴诚真:如果跟人说我靠近了神多少,显得我太那个了,但这是我信仰的追求,无法用距离来衡量,在修道的这些年中经历的很多事情都让我相信,神仙是存在的,只要人的心灵跟他相印,去修,不断地积累,缘分到了,真的会看得到。

2001年时,吉林省辉南县龙潭宫要我们去做道场,我们在那里念经,当时那里官方也在搞一个活动,我们去讲话。一回来他们说,吴会长,我们开坛的时候,龙潭里有龙出来了。我说不会吧?睁大眼睛看,武汉去了26人,其中有两个居士,我按我的方式打坐,用心灵跟神沟通,周围万里无云,旁边都是山,中间有一个滩,从很远的地方,龙来了,一条龙几十米,是实体的,那真的是龙腾,它翻过来的时候肚子是白的,不是一条龙,而是有多条龙从那里出来。我心里很安静,龙就又来了,连接三天都这样,这是真的,几千人(都看到了)。但我们那时不像现在随时都背着照相机、摄像机。

 

心中连自己都没有,哪里还执着于性别问题

 

网易新闻:您在武汉出家,11年后,1995年就成为了长春观的住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