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太极新闻 >
辞去空乘自学飞行,谁说女人不能当机长?
时间:2018-11-20 07:38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妳心中困惑 点击:

  云南最新版形象宣传片《诗的远方·梦的故乡》6月14日在南博会正式发布。这一集合了云南各领域代表人物,展现了云南魅力山水,代表着云南最高摄制水准的宣传片一经推出,就惊艳了所有观众。

  在这个8分钟的“云南故事”中,于第5分钟出镜的昆明航空女飞行员李琳,以其炫酷的形象和飒爽的英姿吸引了不少眼球。其供职的昆明航空公司作为体现云南交通网络飞速发展的代表,用飞行的姿势连接了云南的现在和未来,使得云南与世界这个“朋友圈”的联系更加紧密。

  而踏入民航圈19年的李琳如今已是昆明航空的副机长,但她并没有就此止步。为了更加自由地翱翔在蓝天之上,李琳正在参加机长的培训,如果顺利通过考试,她将会成为云南省第一个女机长。

空气中不时飘来爽朗的笑声

  初见李琳,是她在《诗的远方·梦的故乡》C位“出道”后不久。与飞行员留给大众普遍的高冷印象不同,眼前的这位则增添了一份随和,她很爱笑,总是会一下子就笑出声来。

  李琳的五官非常立体,透着一股子英气,笑的时候眉毛会轻轻地弯起来,眼睛一闪一闪的,时不时展现出一种东方女性特有的温柔。

  这是一个让人很难判断出真实年龄的女人。

  当她严肃的时候,自带威慑力,这种冷峻给人一种信赖的感觉,让你可以把一切都交托给她。

  当她说到兴起笑出声来时,却又像极了普通邻居、朋友、隔壁你暗恋的小姐姐。你想把一切烦恼都告诉她,甚至分享你昨天刚吃的韭菜馅饺子的味道。

  在这个昆明盛夏的午后,李琳和男飞行员们坐在一起聊天,空气中不时飘来她爽朗的笑声。

  因为这场专访,她还特意跑去卫生间补了补唇膏。“这是我最女人的爱好了。”她说。

  辞空乘学飞行并不是想耍帅

  李琳是一名飞行员,80后,女性。

  女飞行员总是给人很多的联想空间,这个传统由男性为主导的职业,一个女人的出现总会引起关注。

  1999年,18岁的李琳凭借出众的外形条件和谈吐气质成为了一名空乘,算是一脚踏入了民航圈。空乘这个岗位,让李琳发现,有时候劳累的不止是身体,在保持职业微笑和不厌其烦地回答、解决乘客各种问题后,李琳常常感到身心俱疲。

  2008年,在工作9年后,27岁的李琳做了一个决定——辞职,自学飞行,成为一名飞行员。

  这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,对李琳来说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,“我对未来的职业生涯产生了危机感,想换个跑道试试”。

  成为飞行员,并非是因为觉得帅气。李琳说,当时由于经济原因,航司经营状况并不是太景气,与此同时,在她看来空乘这个岗位缺乏较多的技术性,可能会成为职业生涯的瓶颈,“因为民航圈比较熟悉了,还是想尽量在圈内换,飞行员算是技术含量比较高,收入也相对理想,所以就选了这个。”

  与此同时,在查阅了相关需求后,李琳也发现,没有规定说女人不可以做飞行员。“那我为啥不试试。”

  这不是李琳第一次做在家人和朋友看来“冲动”的决定,之前放弃了国内航企的稳定工作跳槽到澳航之时,就曾经遭遇过家人的反对。而这一次,她似乎要完成一个别人认为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”对此,李琳毫不在意,“我从小就是个自己拿主意的人,我只是告诉他们我的决定,我的路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意志走。”

  成为一名女飞到底有多难?成为一名飞行员有多难?严苛的体检标准,无数的理论考试、攻克英语、复杂的模拟机操作,包括飞行员特有的平衡感和注意力分散测试,练程序、飞起落、做失速、无襟翼落地、放单飞……每一项操作,都需要强大的力量与灵敏的反应做支撑。

  在变幻莫测的云端之上,没有厚实的理论基础和熟练的系统实践,对每一名怀揣翱翔于蓝天之上的飞行员来说,所背负的压力都是巨大的。

  更何况,是一名女飞行员。

  学飞生涯十分枯燥,李琳打趣说,除了理论知识麻烦了点,自己最不惧怕的是身体素质考试,“毕竟当年我们考空姐的时候,要求也是很高的。”

  一波三折的两年学飞之路终于给了李琳一个圆满的答案。在通过一系列考试后,她如愿成为了一名飞行员。

  “很多人都会觉得飞行员就是男生的领地,其实不是这样的,我对性别意识不强,只为证明自己,不去和别人比。”李琳说。